一小塊剩下的深井冰(??

*其實叫夜羽
*非全職同人放置處
*目前:刀劍/YOI/博多豚骨拉麵
*其他CP可能也會有一點點
*偶爾放點自創←

【奧尤】What's in your arm?! 01

*尤里生賀+情人節(強行關聯
*HP paro
*不符合原作的地方全都是我的捏造(欸
*希望大家可以忽略現在已經不是3/1這件事情(。



前言:不管是什麼鬼東西,能待在奧塔別克懷裡的只有他一個人。



01.

  霍格華茲的早餐時刻是信差們來訪的時間,但今天有點小小的不同。在貓頭鷹的嘀咕鳴叫和羽毛紛飛中一聲鷹嘯格外引人注目,幾乎所有人都不自覺被吸引過去,是一隻金雕,流金似的羽絨在晨光下閃閃發亮。

  是阿爾京的信差。有人說。

  德姆斯特朗的阿爾京?

  我知道他。另一個人說:他是上一屆三巫鬥法大賽的冠軍。

  他們隨著金雕滑翔的方向移動腦袋,伴隨著討論和私語。他是為誰而來的?金雕在史萊哲林的餐桌上頭盤旋一圈,收攏翅膀降落在一隻纖細潔白的手臂上。

  哦。眾人恍然大悟。是阿爾京的睡美人。

  「阿賽爾,好女孩。」尤里湊過臉接受金雕的親近,裝作沒聽見周遭的打趣。「我猜妳有特別重要的東西要給我?」

  的確如此。金雕伸伸翅膀,抬起爪子展示上頭繫著的包裹。尤里小心將它解下,先給飛得疲倦的女孩餵了些燻火腿,接著迫不及待地拆開他的禮物。有一張卡片,一些蜂蜜公爵新販售的甜點,一個掌心大的盒子,和一面雙向鏡。尤里曾經在活米村的商店裡見過這個,是特地設計給那些熱戀中的情侶們的,鏡子的尺寸並不大,完全可以收在長袍裡,方便隨身攜帶。尤里幾乎克制不了自己的笑意,他把剩下的早餐一口氣塞進嘴裡,帶上信差匆匆走向宿舍。

  這個時候學生們不是在大廳用餐就是還在睡覺,尤里這時無比慶幸自己是單人間,不管等會說了什麼也不會有人聽見。為求保險他仍然謹慎鎖好房門,窩到床鋪上,對著鏡子喊出另一位持有人的姓名,鏡面瞬間變了,顯現出一張熟悉的面容,而那張臉同時也展露了溫柔的笑意。

  「奧塔別克!」尤里率先大喊:「我收到東西了!」

  「生日快樂。」奧塔別克說:「雖然早了點──你喜歡那些禮物嗎?」

  當然!尤里當著他的面一一清點他拆開的東西,每個點心都被他嚐了一口,最後從口袋掏出那個小盒子。「這個看起來很特別,我想和你一起拆……我能問是什麼嗎?」然而他並不真的打算等奧塔別克回答,直接撕開包裝,是普通的雕花木盒。這讓尤里發出疑惑的聲音,他繼續打開盒子,裡面是一枚孔雀石胸針,嬌貴的石料被打磨成稜塊,嵌在黑瑪瑙製成的底座,周圍鑲了一圈小小的鑽石。

  哇。他小心翼翼將它捧起,輕聲讚嘆:「真好看……。」他拿著胸針在胸前比劃,隨口問:「該不會又是你做的吧?」非常令人驚訝地,奧塔別克給了他肯定的答覆。

  「聖誕舞會的時候你說你缺了一個胸針。」奧塔別克說。

  「才不是我說的。」尤里哼哼著:「是維克多那傢伙,我才不在意這個。」儘管如此,他仍然珍重地將禮物收起。「不過你要等下次聖誕舞會才能看見了。」

  這時奧塔別克忽然笑了下,似乎想說些什麼,卻被其他東西引走了注意力──有一道白影掠過鏡前。尤里來不及分辨那是什麼,只聽見男友的細聲低語:「別鬧,過來這裡──乖寶貝,過來。」

  尤里整個人警醒起來,由原本歪倒在床上的姿勢坐直了身體。「什麼?」

  奧塔別克罕見地沒注意到尤里的異樣,他忙著把調皮的小東西抓在懷裡。雪白的小傢伙停在奧塔別克腿上,大眼睛轉向鏡面,耀武揚威似的展了展翅膀。尤里瞪著眼睛,重複一次:「那是什麼?」

  雪鴞的幼鳥。奧塔別克終於回答他的問題。「是我上禮拜撿到的。」他往後退了些,讓尤里能看見牠的全貌。

  是哦。尤里偷偷翻了個白眼。他不好意思打斷,只好在內心大肆喊叫:隨便啦,誰在乎,那裡是我的位置,可以請牠讓開嗎?

  阿爾京家數百年來都從事著馴養和保育珍稀魔法生物及猛禽的工作,奧塔別克十歲時就馴服了體型比牠大上兩倍的鷹馬──不是普通的靠近和撫摸,是真正意義上的馴服──,而那隻鷹馬現在是他在家鄉的坐騎。自血緣裡流傳下來的馴獸者的基因讓他在對待任何野生動物時都充滿耐心和熱忱,然而奧塔別克和他馴服的生物親近卻不親密,從未有任何一個生物能得到現在這樣的待遇。這讓尤里敏銳地感知到敵人的出現,雖然對手只是一隻鳥,然而奧塔別克一無所知地繼續說下去,:「他是個好看的孩子,很難得能看見近乎純白的雪鴞了,我覺得很……」

  尤里忍無可忍,切斷了雙向鏡的連結。這個舉動只是出於一時的惱怒衝動,他幾乎是剛這麼做就後悔了,但他不能不生氣。他必須承認那的確是個好看的小傢伙,但是有點太多了──奧塔別克對牠的注目已經夠多了。尤里忍不住嘀咕:「一隻鳥耶,能有我好看?」

  他悶悶不樂地收好散落在床上的東西,把胸針鎖進床頭的置物盒裡,隨即倒在床上發起呆來。幾秒鐘後他猛然跳起,在椅背上小憩的金雕被他嚇一跳,刷地張開羽翼,發出抱怨般的低叫。尤里匆忙披上外袍,含糊敷衍向她道歉,開門衝了出去。










*最近事情實在太多這篇完全是臨時起意的(就不說我把情人節和乖孫生日忘得一乾二淨的事了(。
*但不會太長啦應該很快就會寫完(吧
*發文的時候發現去年的今天也寫了HP paro耶,不過這次是不一樣的設定,之後可能會把前面提到的三巫鬥法大賽補完(說說而已)&睡美人是指第二項目,重要的人要被沉到水裡的部分,奧尤水底親親真萌^O^希望有小仙女可以幫我寫完嗚嗚嗚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一小塊剩下的深井冰(?? | Powered by LOFTER